乔苒

*沉迷刀剑乱舞&刀myu流司清光无法自拔
*最爱是清光

泣ける
我也要哭了1551…
流司和乐人都去看18真剑乱舞祭了啊
是真正的冲田组啊
以及土方组 当然也要带虎哥一起
新选组的大家真好(இωஇ )

接上
看到最后上一张的时候我要升天了(是没有图片的粮)
冲田组没能在18真剑乱舞祭同台好可惜 但是我永远爱他们!
大家都是天使1551
(最后感谢我的闺蜜截图给我好幸福嘤嘤嘤)

是闺蜜帮忙截的推特的图!
睡之前看到真的超级幸福!😭
2018真剑乱舞祭!他们全部都是最棒的!😭
以及北园狐 おかえり!

【清光婶】请一路小心

*大概每次想写的时候都是深夜…

*无理脑洞&文笔一般 有ooc 感觉越写越玛丽苏了…

*愿意读下来致谢

*是个清婶


我觉得自己可能命不久矣了。

虽然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理应是活蹦乱跳天不怕地不怕在职场闯荡的时候,嘛,不过我已经是一个就任有几个年头的审神者了,管理着一个不算大的本丸、有着一群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们的好的刀剑男士,有他们在的日子我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除此之外活蹦乱跳…用来形容以前的我也不足为过,但是现在…

目之所及全部是清冷的白色,现世的医院大抵都是这样的布局…自己所在的这个病房清清冷冷的,就我一个。毕竟…像我这样的身体状况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我苦笑着这样告诉自己。

说起来,究竟是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却能感觉到 自己的身体每一天都在走下坡路,越来越力不从心的感觉蔓延至四肢百骸,而同为审神者的好友极力隐瞒着我的病情 以及每次都强忍着泪水咧嘴笑的傻瓜模样让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我的时间不多了啊。

所以接下来…在这我也不清楚还有多少天的日子里,我该做些什么呢。

像是弥留之际的心愿什么的…不过真是不习惯啊这种问题在自己这个年纪根本没有想到会需要考虑的吧…

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向来洒脱觉得自己了无牵挂的我,想依靠最后一点灵力,回去看看我的本丸。


说起来理所应当的事但其实我思索了很久很久,身体的状态倒是可以拜托好友依靠灵力勉强维持一下原本的气色,但是回去之后说什么呢,做什么呢。

要说主人以后就不回来本丸了你们要照顾好自己?还是编个谎言说自己想回现世工作生活本丸就交给政府委托给别的审神者了这样没良心的话?

如果说那样的话我肯定会给自己一个大耳光的。

不回去我不甘心,回去,我又放不下心。

我真的没有想好该和本丸的大家说些什么。

我的脑子一团乱麻。


可是我的身体不打算给我那么多时间去考虑,趁着现在还有这个能力,我只能就这样 把完全不知所措的自己送回了本丸。

距离门口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心底涌上一股强烈的悲痛。

这就是我最后一次踏入本丸的大门了。

用力咬了咬嘴唇,强逼自己笑起来,以往常的姿态走入本丸。

今天,今天我要用眼睛把这里的每一处、每个人都好好记住,好好刻在心里。

抱着这样想法的我,竟不自主地轻轻笑出了声。


“啊——主人你终于回来了!”

拿着扫把清扫院落的红衣少年第一个发现了我,叫出了声。

他提着扫把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嘴里还在抱怨——

“真是的一言不吭就离开了三个月啊主人!到底干什么去了啊!”他气鼓鼓的样子真是可爱,我微笑着看着他,任由他抱怨。

“还以为我对你已经不再重要了呢…”少年突然低下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头一次听到他说这句话,心口的位置突然针扎般地痛。

我的双手用力握拳,努力抬头以自然的神态看向他漂亮的红色眸子。

“清光~抱歉抱歉,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说罢我伸手将他拥入怀中。“不要生气啦,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最重要的啊。”

趁拥抱他的同时,我把脸埋向他的脖颈,一瞬间鼻尖充斥了他周身的气息,那么令人安心。

似乎被我吓到的近侍先生猝不及防丢了手里的扫把,慢慢环抱住我,一边小声说到——

“我…我也没有真的生气…你回来了就好了。真是的跟个孩子一样,一回来就耍赖…”

虽然小声但是他的声音就在耳边,我听得格外清楚。

猛然抬头,笑着看向他,吐了吐舌头。“哈哈就知道清光最温柔了才不会生我的气呢~哎呀哎呀…真的好久都没有回来了真是抱歉呀…”说着我的手从他的脖子上离开,双手背在背后问他,“大家呢?”

看到清光无奈地笑了一下,“这都要到中午了,大家都在帮烛台切准备午饭呢,当然还有一些在做马当番田当番的。”

突然他的眼神异常温柔,却也有些得意的样子。“虽然你不在,但是我有努力和大家好好打理本丸哦。”

看着他的笑颜,听着他说出的话,心里有股温暖的东西正在蔓延。

“那~我们就去找大家然后准备一起吃午饭吧!”

我一把牵住他的手,径直往里走去。


“今天的午饭真是异常的丰盛啊~”我看着满桌的菜肴感叹到。

“这都是大家为主人你准备的哦。”清光在我旁边坐下。

“因为主人太久没回来了,想让主人吃到美味的饭菜呢。”烛台切在我旁边摆放好最后一道菜笑着说道。

“主人这回下不为例哦,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清光这个家伙就会指挥我做事…!”安定坐在清光旁边咬着筷子抱怨。

然后理所应当的…冲田组二人吵了起来。

“好了好了两位,知道你们感情好,现在还是先和主人一起用餐吧!”国广出手拦住他们两个,又笑盈盈地跑到兼桑的身边坐下。

“谁跟他感情好!”冲田组二人同时吼道。

坐在我另一边的长谷部终于走有了开口的机会。“主人不在的这些日子本丸虽然正常运转但是果然没有主人你是不行的!主人以后务必不可以再这样了!我长谷部一定尽心尽力帮助主人减轻负担主人就请放心…啊!鹤丸你做什么!!”

“哈哈哈吓到了吗!呦,主人,很长一段日子没有鹤的惊吓不寂寞吗,这下回来了 本丸一定会很有趣的!”

突然冒出来的鹤丸国永在一番心满意足的惊吓之后入了座。

…突然就湿了眼眶。

赶紧悄悄抹去眼泪,放肆地笑出声,做出一副仿佛笑哭的模样,招呼着大家赶快开始吃午饭。

但是还是在不经意间,碗中滚落了好几颗泪珠。


午饭之后,我坐在回廊看着这个本丸,清光坐在我的身旁,没有言语交流,就这样静静陪着我。

那棵樱花树下太郎和次郎在饮酒,左文字一家三人像是在种花,蜂须贺双手叉腰对着长曾祢说着些什么,身后浦岛蹦蹦跳跳地说着要去龙宫城,三日月和莺丸在不远处的走廊喝着茶,今剑拽着岩融往手合场走去,陆奥守摆弄着新买的相机试图给被被拍照,而被被却用被被把脸埋得更深…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百看不厌。

这时候五虎退和平野 前田几振短刀跑到我的身边。

“那…那个…因为主人终于回来了…所以想在主人身边…可以吗…?”

五虎退声音很小很小,后面的几振小短刀也是满脸的期待。

“当然好呀~”我蹲下身,伸手将他们揽入怀中。
“主人什么时候拒绝过你们呢 对吧~”摸摸他们毛茸茸的小脑袋,怀中的力道不自觉加重了几分。

扭头看向清光的时候,他的眼中也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我和清光,相视一笑。


再后来,晚饭过后,我借口散步的名义在本丸的各个角落来回转悠。清光就借口近侍的名义在我身边没有离开过半步。

时间真是快,还是说,是因为在本丸的日子太幸福美好了所以这么快呢。

我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有些茫然。

最多只能待到深夜,可是看着愈深的夜色,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突然心间一阵悲凉,那种时间的流逝,即将失去的种种,以及对死亡的恐惧,瞬间涌上心头。

身体不自觉的颤抖,我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身边的人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挡在了我的面前。

一个不留意撞在他的胸口,我正想后退几步却被猛然拉入怀中。

“…你究竟…在妄想着承担些什么啊…”

清光缓缓开口,却明显听出声音中的隐忍和哽咽。

不明所以得我猛然想推开他,却被牢牢摁在怀中无法挣脱。

“我怎么可能对三个月没有回来的你不闻不问…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想尽办法去问…我其实…什么都知道啊…一直…我都知道啊…”

仿佛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得到了静止,我停止了挣扎没了动作,他的力道未减半分。只是突然感觉到肩头传来一阵湿意,而此时用力环抱着我的人,浑身都在颤抖。

“别…别哭啊…”我慌忙间双手环绕住清光,妄想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却突然感觉一阵无力。

伸出的手紧扣他的后背,将脸深深埋入他的胸膛,牙关颤抖不停。

原来清光什么都知道了啊…

心里的防线在这一刻全然崩塌,喉咙哽咽着,眼泪从眼角迅速得滑落,只片刻间,就变成了嚎啕大哭的模样。

“清…光…清光…我怕啊…我真的好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我…我不懂啊…!明明一切都还那么美好…明明…未来应该还有很久的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啊…?我不敢想…我真的不敢去想…因为我真的好害怕…我好想能一直在本丸生活…我好想看着大家一点点成长…我好想…能每天一睁眼都能看见你…我还没有跟你说我好喜欢你…可是为什么我只能这样抛下这里独自离开啊…?到底是为什么啊…”

真的好怕。

眼泪未断绝地从眼中滚落,彻底打湿了清光的衣裳,这些日子以来的所有伤所有痛全部全部都想要发泄出来,周遭只剩下我的哭声,一直…一直。

“我会陪你到最后一刻,别怕,我在。”

耳边突然传来这样一句话,我试图让自己安静下来回应他,却莫名哭的更凶。只能努力地点头,拼命地抓住他不放手。


哭的很累很累的时候,才终于安静了一些下来。清光带着我 坐在一个赏月的好角度,右手被紧紧相扣,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未平复的小声抽泣着。

就这样又坐了很久,而我也在默然等待深夜的来临。

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啊。我想。

还是没有和本丸的大家告别呢,还是没想好该怎么说,还是…好不甘心啊…

随即的一瞬,突然感觉到灵力的消散,从身体里一点一点,仿若游丝一般被抽离出来。

就到这里了呢。我想。

抬头看向清光,而那红色的眼眸同时也注视着我。我突然 就很没心没肺地笑了,可是这笑在清光的眼里,该是有多残酷呢…

“清光…我”

“我喜欢你哦,主人。一直都喜欢你哦,最喜欢最喜欢你了。永远都会喜欢你哦。”

突然被这样打断,感觉自己像极了言情小说的女主人公。

“你这样…让我都不会告别了呢。”我苦笑。

“那就不要告别了好吗。我喜欢你,记住这个就好了。主人,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很喜欢你。”

不知流了多少眼泪的我此时依旧没能忍住滴落的泪水,看着已经依靠灵力维持不住的身躯,我极力挤出一个微笑。

“我也,最喜欢清光了啊。”

这就是最后了。我想。

“…清光,我出门了哦…!”我突然提高声调说道。

“作为近侍要好好打理本丸哦,我知道清光是最可靠的了呢!”

“…那么,我出门啦,清光。”

就当做是我出远门了吧,这回我有好好的告诉你哦,这样下次回来,你就不会怪我不告而别了吧。

话音落,我的身体 彻底随着灵力消散。

可是我还是听见了,清光他对我说,“一路小心。”

我好像在月光下,看到他布满泪痕的脸,以及伸出手后空无一物的掌心,还有他最后说出的,那一句“我等你”。

☆END

*看完再次致谢…确实ooc成分很多了而且感觉写着写着就玛丽苏了起来…完全不可控制地…
所以果然文笔功夫什么的还都不到位,构思也还存在问题…希望以后能构想出更好的文章吧…就这样。

【冲田组】与你重逢之时

·疑似小学生文笔

·内容平淡系列

·冲田组赛高

·另外这两个本丸 清光近侍的本丸是自家本丸目前的状况 还是个新婶 但是就是想从安定的角度来写所以就 这样


大和守安定成为了这个本丸的近侍。

“这是主人的命令”。山姆切国广这样说着。身为这个本丸的初始刀,一直以来都是他担当近侍,不过主人的心思,一直都是不那么容易揣测的。他拍拍大和守安定的肩膀,示意他去找主人,之后便去准备带队远征的事情了。

于是身为本丸第二振显现的刀剑男士,大和守安定就这样开始了担任本丸近侍的工作。说起来近侍可能很忙碌,但实际上呢…这个本丸,还仅仅是一个拥有十几振刀剑的新本丸呢,所以大和守安定除了日常照顾主人之外,都还比较清闲。

所以他有很多空闲时间,用来怀念,怀念以前未显现的那段日子,冲田总司、还有加州清光。

说起来这个本丸还没有加州清光呢,主人是很佛系的一个审神者…锻刀完全不积极啊新刀基本全靠捡…

“真的是拿主人没有办法啊…”大和守安定感叹到。

可是尽管如此隔壁土方组还是一早就团圆了,他不禁想起当初堀川国广显现之后第一句话就是问他卡内桑有没有来,却得到否定回答是略微失望的眼神。之后原本都是新选组刀剑的他们俩就经常被安排在一起出阵,大和守安定的耳边就此开始不间断的响起了“卡内桑卡内桑卡内桑…”这样的声音…

所以在和泉守兼定显现的时候,他比堀川国广还要开心。

“不过偶尔会有一点寂寞呢…这样。”坐在廊边的大和守安定远远看见正在马当番的土方组二人,轻轻一笑,起身回了房间。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本丸也是依旧平淡无波地度过的,佛系的审神者依旧惫于锻刀,除了出阵带回来的几把粟田口的小短裤之外,并没有其他刀剑的显现。大和守安定倒也不急,关于和他同属于冲田总司的刀加州清光,他觉得 他应该是会来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罢了。

“而且那个家伙来了之后身边可就很难安静下来了呢~”大和守安定这样笑着对自己说。

直到突然一天下午,审神者把身为近侍的他叫到身边,吩咐他去另一个本丸帮忙带一些话过去,“同时也代替我多参观参观 学习一下其他审神者对本丸管理。”审神者挥挥手 这么说到。

“…主人麻烦你先从好好锻刀开始。”这样的话大和守安定还是没有说出口,看了看对方本丸的信息,“是主人好友的本丸呢”之后就出门了。


只是大和守安定没想到,他显现之后,第一次见到加州清光,是这样的一个场面。

红眸黑发的付丧神穿着一身挺拔的洋服,鲜红的甲油与手中红色的刀鞘相辉映,黑色的小高跟,还有耳畔亮闪闪(kirakira)的耳饰,意气风发的模样。

加州清光就站在这里等着他。

“安定。”加州清光先开了口,笑盈盈地看着大和守安定。“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吗,哈哈哈无论是哪个安定都是一副蠢蠢的模样呢。”

还在愣神的大和守安定听到“无论哪个安定”的时候回过了神。哦对,这个清光…

“我是这个本丸的近侍,加州清光。也是这个本丸的初始刀哦,听说你要过来,主人让我来接你。”加州清光很自然地牵起大和守安定,往自家本丸的方向走去。

之后,大和守安定被这个本丸的审神者热情款待了一番,“果然冲田组是世间宝物清光安定都是最最可爱的了呢 那怕是好友本丸的安定也很想好好疼爱呢…”这样碎碎念着的审神者最终还是被加州清光拽了回去,主人交代的任务大和守安定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时间,加州清光打算带着大和守安定在这个本丸转一转。

加州清光所在的这个本丸时间也不长,但是在审神者还算勤勉的打理之下目前本丸共有四十余振刀剑,也还算是可以。而加州清光自第一个显现在这个本丸之后就一直担任近侍的工作,“果然我是被主人疼爱着的呢~”他笑着对大和守安定说道。

“那么,这个本丸一定已经有‘我’了吧?”大和守安定问到。

“有的呀,安定他大概是第十振左右吧…也算来的挺早的了呢,不过他今天远征去啦,想一想要是你们两个面对面的话,应该是很有趣的一个场面吧~哈哈。”加州清光笑的时候露出了他的虎牙。“那个家伙啊,他没有显现之前我的日子可清闲着呢,本丸的事务也不忙,也没有人跟我抢主人的宠爱。可是他来了之后每天都吵吵闹闹的,上一回啊,他竟然还偷吃了主人给我的丸子!啊…真的是好生气阿…!”

大和守安定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总会不自觉地 把加州清光嘴里的这个安定带入到自己身上呢。

“不过啊…”加州清光顿了顿。“从很久以前,还是那个人的刀剑的时候,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就是在一起的呢,所以…”他转头看向大和守安定,“已经习惯了在一起的日子了呢。他要是不在的话,真的难免会寂寞吧~”

说罢,两个人相视一笑。

“感觉这些话像是说给我听的一样呢”大和守安定这么说到。“但是我还是分得清的,虽然我也是‘大和守安定’,你也是‘加州清光’,但是,我并不是你的那个大和守安定呢。这么说,没错的吧。”
”啊…是呀,虽然我们对于之前的记忆是完全一样的,任何地方都一样,就像是…另一个平行时空的自己吧?这样的感觉。”加州清光拿起腰间自己的本体刀,对着太阳光端详着。“唯一不一样的,应该就是显现之后的经历和记忆了呢。”

“所以这种感觉,很别扭呢。明明就是清光你 却要在心里告诉自己 你是另一个‘清光’而不是我的那个‘清光。我的那个‘清光’只是显现在我所在的本丸的那一个清光…”大和守安定自顾自地绕了进去,手中的本体刀也不自觉地握紧。“拥有了人身之后,就要面对这么复杂的问题了啊…”

“哈哈哈安定你果然还是那么蠢。好了不要想这些了,跟我讲讲你所在的本丸里的那个‘我’是什么样的?”加州清光拍拍安定笑着说。

“…我们本丸还没有加州清光啊。”安定挠挠头说道。

这回轮到加州清光愣住了,“我听主人说过 虽然是新本丸但是这么一段时间下来,也不至于还没有‘我’吧…?”

“主人她…完全是一个佛系少女…锻刀什么的…我们本丸的锻刀炉都闲置好久了。主人她借口说是要等资源攒足再大肆锻刀扩充本丸(黑)势力,呵呵呵…”安定叹气。

“那,也就是说‘我’还没有和你在本丸重逢呢…嘛,没关系 很快就会重逢的,而且啊按照你们主人这样的进度国广他应该要等和泉守更久了呢哈哈哈…”

“已经重逢了啊,国广和和泉守他们两个。”安定眨眨眼。

“那…挺好的哈哈哈…哈哈…”清光笑。

“哈哈哈是啊哈哈哈哈…”安定笑。

……


“要是安定那家伙的话,我可不会说这些。”临走前加州清光这样说道。“他不在我才快活呢,啊对了,今天主人也给了我一个团子呢,趁他不在终于可以好好品尝了~”

大和守安定望着加州清光。他们两个人以前就是这样呢,彼此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斗嘴吵闹,但其实加州清光不在的时候他有多寂寞,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他也,打死都不会亲口告诉他的。大和守安定在心里默默肯定着。

“那么…希望你和‘我’早日在本丸相聚呢。”加州清光一手叉腰笑着
说道。“一路小心。”

“嗯,今天多谢款待,请代我谢谢这边的审神者,那么 我就回去了。”大和守安定道谢之后转身离去。


回到本丸的大和守安定去找审神者汇报,说道一半 审神者嘴角勾起问到,“是加州清光带着你的吧?”
大和守安定点头,“毕竟也是近侍,所以被安排了接待我的任务。”

“说起来我们本丸还没有加州清光呢…安定你今天回来之后会不会催我去锻刀啊…我给你讲这些都是强求不来的…真正的缘分是我不用锻刀他就会来到本丸 我给你讲这都是…”

“主人”大和守安定面带「微笑」地打断了对方的滔滔不绝。

审神者轻咳一声之后端正了姿态。“我跟你开玩笑的。”平时毫不正经的审神者这时难得看起来很正经。“我今天去锻刀室了哦,仔细想想虽然攒资源是没问题的但是前期太荒废也不行啊…所以今天开始就开始锻刀吧。”审神者深思熟虑了很久,觉得这样下去本丸未免太无聊了,是时候增加一些新刀剑男士来养眼(划掉)提升战力了…

“所以安定,接下来,辛苦你了哦。”审神者满脸善意地笑了。

这个本丸,也该热闹起来了呢。


——两天后 锻刀室

“--啊,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大和守安定看着眼前的人,红眸黑发的付丧神穿着一身挺拔的洋服,鲜红的甲油与手中红色的刀鞘相辉映,黑色的小高跟,还有耳畔亮闪闪(kirakira)的耳饰,意气风发的模样。

“安定,好久不见呀。”加州清光笑着露出虎牙。

“清光,好久不见,欢迎到家。”

虽然没有等的很辛苦,但是清光,以后终于不会再分开了。显现于这个本丸的,加州清光,我的清光。


“加州清光你给我出来!!!”冲田组的部屋突然爆发出一阵怒吼,隔壁土方组探出头来,只看到大和守安定怒气冲冲的模样,追着加州清光在本丸里边跑边喊到“加州清光你还我团子!!主人给我的团子你竟然偷吃你给我过来!!!”

……

这个本丸,终于热闹起来了呢。

☆END

·团子的梗是因为写之前又看了一遍花丸续 清光的回忆里安定抢了他的团子…